优游

您的位置:

优游 >> 文摘博览 >> 文苑漫步


杏花树

[ 来源: | 作者:春草葳蕤 | 发布时间:2020-03-11 | 浏览:13517次 ]

家门口有两棵杏树,那是,喜欢花草树木的母亲栽种的。杏树,年年开花,年年结杏儿。直到如今,我每每想起来,依然是,春时满眼的杏花,夏季满眼满心低里的都是甜甜的杏子,别提有多么美多沉醉了呢。

说起那两棵杏树来,母亲话就会多起来。那是母亲最喜欢的树,那杏花可是母亲喜欢的花儿。那小小的杏树苗儿,是母亲看着它们一点点长大的。它们呀,可是经母亲一桶桶水浇灌,由母亲将一棵棵草儿除掉。是由母亲小心翼翼地,倍加呵护着,它们才一天天长起来的呢。

每当一树的杏花在门口盛开,同时,春天也已经来到家门口了。这时候,门前的两棵杏树,两树的杏花,开得茂盛,热烈。当杏花妍妍地盛开时,燕子也就飞来了。此刻,忙着筑巢的燕子们,飞出飞进庭院。呢喃春语,与杏花相呼应,老屋庭院与门前溪水遥遥相对。

看看门扉上的对联福字还依旧鲜艳着,大红的色彩没有褪色,红红的两联各粘在在漆黑的大门两旁,被风一吹,哗啦啦直响。

也就是在这杏花寒食近时候,母亲喜欢坐在院门外,坐在满是杏花的树荫里烙春饼。燕影落在母亲的庭院篱墙上,杏花黏在母亲的衣襟袖口间。母亲院里屋外的忙碌着。

先是,母亲拿出面板,又端出调好的春饼馅儿。看看那馅儿,绿绿的韭菜,黄黄的鸡蛋儿,再撒上些小虾皮儿,嫩黄翠绿,看着就香到了肺腑里了。

只要是我在家,我是一定帮着母亲忙得。当然,也只是递递拿拿,其它的也不会。母亲边忙着就边数落着我:一个女孩子,不好好学家务,那怎么能行呐?将来要成家过日子的,什么也不会,婆婆不说你,倒是会说妈妈没有好好教导你呢。我就嘻嘻的笑着说:亲爱的妈妈,放心好了,没有那么惨的。我又不笨嘛,一学就会的。我会做的,什么都会做的。您老人家就放心吧,就等着俺婆婆夸您教导的女儿好,呵呵。

母亲听了也就笑起来:羞不羞呀,还俺婆婆呢,还不知在什么地方儿呢?姓甚名谁?还是那句话,要想找个好婆家,必须要学好一手好家务活儿。俺的妮儿呀,好好学起来吧,将来成家立业,可是要全靠你自己呢。母亲点着我的额头,笑着说着。

如今,每每想起母亲的那些个唠叨,一句句的,一声声的,就好似这春天里的花朵。一串串,一朵朵,一穗穗,满满的耳鼓,满满的全是美好,满满的都是母爱,都是母亲对女儿的关爱与祝福。

记得,杏花开时,每每此种时候,左邻右舍,前院的姑姥姥后院的李家媳妇,不用喊着的,自己就来到我们家门前了。有端着活好的面团的,有带来干面粉的,有的端来调好的馅儿。也有抱着孩子来聊天的,还有拿着针线活儿,来门口杏树下,边做着针线,边看着母亲同着左邻右舍烙春饼的。

母亲别提多高兴了,找出马扎木凳小椅子,泡上茶水。一边忙着烙饼,一边也不忘招待着前来的邻居们。还不忘对着人们夸赞她的杏花树:快看看吧,这杏花真好看呢,真是戏词里唱的:杏花茂盛……天还冷着呢,就开了。今年的花比去年开得早,也开得更是好看呢。呵呵……

母亲看着一树的杏花,开得灿烂、明媚,心里高兴的赞不绝口,前来的人们也跟着赞美着。姑姥姥也是喜欢杏花,母亲每次烙饼,她都会来帮着翻饼烧火。

每每听了母亲夸赞杏花,姑姥姥就开口说着:啧啧,真是呐,这杏花真是太好看了。那一年咱俩个一起买得树,你的两棵都栽活了,我的却没有,真是可惜了呢,不然也开得这好看了。

还用说吗?一定是姥姥你不喜欢呗,要不然,一样买的,咋会栽不活呢。左邻的柳婶子心直口快,说了句。李家的媳妇赶紧岔话说:都说是喜欢花的人生姑娘呢,我这一胎莫非是个丫头,我可是喜欢花儿的,就是不会伺候花呀、草儿的呢。

要我看呢,会不会伺候花草不要紧,会伺候孩子伺候公婆就行啦。养花儿养草儿的,慢慢再学吧,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赶紧生养个胖孙子,要知道你婆婆可是等不及了呐。哈哈……姑姥姥说着,喜得满脸都是笑模样。

我听着,心里感觉美美的,说不定母亲喜欢花,才有了我呀。心里一想,看看忙碌的母亲,汗滋滋的额头,姑姥姥帮着烧着鏊子翻着饼,母亲忙着擀着饼儿。

她们合作的真好,这么多年,几乎,每一次都这样合作呢。细软的干草在鏊子低下呼呼的冒着火苗儿,圆圆的饼儿泛着韭菜的清香,饼上烙有淡黄的饼花,看着就香甜,味美。烟火袅袅,燕子呢喃。鸡儿断续有声,狗儿远远地趴在后屋檐下半眯着眼儿,时不时地甩着尾巴。

杏花儿好似也通人气儿,听了赞美,越加开得艳了,开得越加自然有朝气。其实,那杏花儿,先是红红的,含苞时最红艳,一粒粒红艳欲滴立在枝头上。晶莹,耀眼。

也就是几天吧,杏花儿,渐自变白,不是细看,以为细雪没有融进呢,轻盈地挂在树上,一树雪白。好似美得东西,总是短暂的,随之,杏花就要离开了。一片片纷纷如雨,飘飘如蝶儿,飞飞扬扬。

有诗句: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杏花开放,绵绵细雨,仿佛是故意要沾湿人们的衣裳似的,下个不停;轻轻吹拂人面的风,带着杨柳清新气息的暖风直扑人面,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呢。

看看满树的杏花,纷纷飘落时。村子里其它的花儿也就盛开了,李子,梨花,槐花……好似那杏花儿粘着美丽的诗句,在村庄里穿行着,从村前到村后,从小巷到村口,一一的将姹紫嫣红全部叫醒。杏花儿也就伴着远远的牧笛儿,随着柳花飞絮,更加自由自在地飞扬,飘落,一场场杏花雨似的洒向村庄。

那一片片杏花儿飘落到家门口草垛上,篱墙上,小菜园子里,还有围着母亲烙菜饼的人们头上……不用说,那些春饼儿也粘上了杏花的气息,更加香甜,酥软。

等到杏花落尽、杏子黄时,恰恰也是新麦下来了之时。母亲就开始同着姑姥姥和相邻们烙新麦饼。此时,无论谁来,母亲都会摘些杏子给人家吃,还摘下来挨门的送给邻居们吃。母亲常说:杏儿,就该分着吃的,分享幸福,才是真的幸福。多好呀,哈哈。

最喜欢母亲坐在杏树荫里烙饼。一树树杏花,在春风里盛开,天气渐暖,草木渐绿,村外望去,恰好春时。田野上人烟多起来,麦田里麦苗泛着青翠的绿意,小河哗啦啦流淌着,鹅鸭早已耐不住了,一只只从村口呼啦啦地张开翅膀,一路飞跑着,扑通通跳进河水里。红掌在清波里拨动,白羽在清波上飞扬,一只只紫燕,也飞得低低的,好似掠到水意。

村里的鸡儿咯咯哒哒地欢唱着,犬儿也一声高一声低地犬吠着。村里的人儿,都开始忙碌起来,不再躲在屋子里,都出来田野上,院子里院子外忙碌着。

当第一张春饼烙好后,母亲用刀切成好多小块儿,分给姑姥姥和周围的人吃,自然也有我的份儿了。吃着香香的春饼,心里别提有多美,有多幸福了。杏花在枝头上盛开着,从含苞到飘落,从青杏到黄熟,杏花树,那是母亲的杏花树。母亲一直喜欢坐在杏树下,忙碌着。与邻居聊天说话,做着各种各样的活计,或是烙饼,包饺子,或是做些针线活……

又是一年春来到,想起老家门口的杏花树,想起母亲和相邻们坐在杏花树下;融融的春意,亲亲的乡情,暖暖的人世间,好一副美丽的乡村水墨图画。想的久了,仿佛间就从画卷中飘出母亲和相邻们阵阵笑声,飘出一缕缕香溢的春饼香,飘出一瓣瓣杏花,清香、扑鼻……

哦,杏花树,想起你,就会想起母亲,就会想起家,想起亲亲的乡亲们。也就会再次再次步入那幸福,那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