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游

您的位置:

优游 >> 文摘博览 >> 文苑漫步


雨夜挑灯缝口罩

[ 来源:散文网 | 作者:维扬之水 | 发布时间:2020-03-23 | 浏览:13685次 ]

睡不着。

遥看楼下,灯光昏黄,湿的地面,有几个小水坑,滴滴答答砸着小雨点儿。

打开窗,冷冷潮潮的风。冷,关上,匆匆披件厚衣服,找齐白布和针线坐在桌前。

数数家里有限的几个一次性医用口罩和几个白线口罩,觉得不保险。原本有包蓝色的一次性口罩,觉得库存蛮充足,没想到新闻爆雷,才发现自己存的是假飘安口罩,很有几分恼火,可也没办法。

那天买菜,顺便从药房门口过,遥遥看过去,都贴着没口罩的告示,靠近点儿问问,店员说没有。没有就没有吧!再找几家,转遍了,还是没有。

从公园附近过,有一个老太太穿着花棉袄,在台阶上坐着,旁边搁一袋新买的鸡蛋,袋子上贴着标签,2.8元一斤,鸡蛋不走货,便宜成这样,真是不让养鸡场过了。现在便宜,万一人家赔钱杀母鸡弃养小鸡苗,以后又得贵到吃不起。公园门拴了铁丝,贴了告示,进不去。隔着栏杆,梅花开了,黄灿灿的一片。附近有俩戴口罩的女人走过,问过老太太鸡蛋价,直奔需要量体温签名的超市。她们都这么淡定,我没敢进去。从露天菜市场过,见有卖鸡蛋的,买了几块钱的,提溜回来。

今天下雨,白天没啥事儿,娃说见网上明星在做双皮奶,那意思想吃。家里还有几盒牛奶,想吃,做!转念一想,不如做成电饭锅蛋糕,顶饱。鼓捣半天,没有电动打蛋器,搅拌到手酸也做不出视频里那样的蛋清糊,失望。

索性多加点面粉,改做面包。忘了加发酵粉,在锅里烤几分钟,面包不显暄软,只好倒出来,捏巴捏巴烙成碎饼干。真材实料,鸡蛋牛奶香蕉口味的苏打饼干噢!香甜可口,就是丑,碎碎的,奇形怪状,没有好卖相。想起侯宝林先生的一个相声,一个男人买几丈蓝布,想找裁缝做个大褂,他老婆不让,“找啥裁缝啊?我会做。”过了半月,大褂裁坏改小褂儿,小褂裁差改背心,终于背心也没得穿,缝袜子了!估计那笨媳妇就是我这样的。

睡不着,坐在窗下,捏个小碎饼干扔嘴巴里,开始动手撕白布,叠四层,一道道工序慢慢缝。想着万一用时,这个糊层宽胶带,塞两层面巾纸或药棉纱布,防护效果该是杠杠滴!看看网上那些N95口罩,动辄卖几十上百块,还不知道是真货假货,有的进口货能卖到200多,够买件新衣服了。而且,这玩意儿用的再节省,蒸啊晒的,顶多用几次就得扔。咱没有钱,用不起那奢侈品。即便有钱,也抢不到,没货。

老老实实坐稳当,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,开始缝口罩,大针眼,大粗白线,上面缝个边,下面掖个边,像一次性口罩那样在布面掖两层道道儿,有点模样了。缝好挂耳,戴上试,觉得鼻子两边漏气儿,又在那个部位掐两个小道儿缝住。再戴上,嗯,完美!

乐呵呵,再捏个小碎饼干搁嘴里,忽然又有点忐忑,该减减肥的,胖子耗氧太多,似乎不应景儿,不适合抗疫的需要。

熬到半夜,终于缝了三个丑丑的手工四层棉布口罩,万一需要去人多的商场,外面套个几分钱的假口罩,里面有这么实锤密实的布口罩,再附几层面巾纸,再戴个透明大面罩,多么安心。

洗了晾阳台上,准备睡,熬大半夜了。还是睡不着,脱袜子时,见有一个洞,露出脚趾头,想起羽绒服该脱掉换春装了。更大的事儿,是孩子该上学了,开学日期一直在往后推,疫情如此,谁敢贸然开学呢?越想越怕,没有办法,怕也没用,还是不开学安心点儿。自己悄悄嘟囔一会儿,没人听,也没人搭理。窝,睡觉。

这样的日子啥时是个头儿呢?一夜春雨,明朝桃花会不会开 ?开也没人稀罕看它,口罩都木有。